星期一的凌晨, 作了一個特別的夢, 雖然我還不確定是什麼意思, 但為了避免之後忘記, 還是把他紀錄下來.
 
          特別的原因是在於自己很清楚夢的內容, 甚至於連時間我都很明白. 我記得我坐在教會裡,有一對外國母子走到我面前, 希望我能夠為她的兒子禱告, 一直到現在我對那個男孩的臉孔都還有印象, 甚至連他臉上靦腆的笑容都還記得. 就好像平常為別人禱告一樣, 我請他坐在我面前,閉上眼睛, 照著神給的話禱告, 一如往常. 唯一的不同點是用英文禱告, 而且到現在禱告的內容都還很清楚的在我腦中, 大意是:他一直為他父母親離異的問題很難過, 同時他也對於父親在家中許多的舉動和在外面種種不良的惡行感到羞恥, 更擔心自己有一天會像他父親一樣, 許許多多的想法讓他非常沮喪和失望. 但神卻說要安慰他的心. 我還記得禱告這邊那個男孩就開始哭泣, 而且是一種完全釋放裡面情緒的哭泣, 我伸手抱著他, 大概過了10幾分鐘, 當他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 我看到的是一張喜樂的臉孔, 雖然還是害羞, 但是從眼睛和表情中流露出來的喜悅是藏不住的. 我記得就再跟她們握手道別的時候醒過來了.
 
          有一些繁雜, 也有一些人稱轉換怪怪的, 因為腦海中的一些畫面很難用文字描繪得很清楚, 總之是作一個紀錄.
  我也不清楚神要透過這個夢告訴我什麼, 但記得愛修園的鄒衛斯理曾說過: " 如果神讓你醒過來之後都還記得很清楚的夢, 可能就是要透過夢對你說話. " 因此我把他記錄下來, 作為一個印證. 昨天靈修的時候剛好讀到: " 主耶和華賜我受教者的舌頭, 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 主每早晨提醒, 提醒我的耳朵, 使我能聽, 向受教者一樣. 主耶和華開通我的耳朵; 我並沒有違背也沒有後退. (賽51:4~5). 不論神要對我說的是什麼, 願我像撒母耳一樣有受教者傾聽的耳.

yuka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