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030671_8007d7d9d2.jpg

 

      在這個國家, 逃難早已經不稀奇了, 政府軍隊與叛軍的游擊隊長期對峙, 持續開火, 雖然國際輿論

不斷地譴責這樣的內戰, 然而這樣的日子卻似乎沒有休止的一天. 有錢有辦法的人早已逃出這個國家了,

而剩下的就是那些只能在聽天由命的難民. 然而有一群人卻沒有離開, 他們是外國來的修女和宣教士, 他

們有他們的責任和使命, 連年的戰爭導致滿街的孤兒, 這些孩子只有兩種出路, 大一點的就是加入游擊隊,

連槍都拿不穩就被送上戰場, 年紀小的只能坐在街上伸著瘦弱的手行乞, 過著飢寒交迫的日子, 這些外國

來的人盡他們的能力把這些孩子帶回救難村, 否則今天見著這些孩子, 明天也許就被人口販子不知道賣到

哪裡去了. 

 

      然而, 隨著交火不斷擴大, 連救難村都不再安全, 修女只好領著這些孩子有一餐沒一餐地往邊界逃, 這一路

的苦是無法說的. 這一天他們幸運地攔了一台往邊界的卡車願意載他們, 孩子走了一天一夜早已累得睡著, 修女

看著孩子睡著的臉龐, 心中估算著只要在一個白天就可以到邊界, 他們就安全了. 正鬆一口氣時, 卻發現少了

一個孩子, 修女趕緊喊醒大家起來清點,清點完發現那個平常最調皮也最叛逆的孩子Roy沒有上車, Roy是他們在

垃圾堆中救出來的, 從他們帶他回到村子後, 他始終不能適應, 一次又一次地逃走, 每次把他帶回到村子一兩天,

就又逃回原來住的垃圾堆.修女十分著急, 要趕緊回去找他, 但是司機和其他人都勸阻她, 因為剛剛的電台廣播,

那個城鎮在他們離開之後就被叛軍佔領, Roy恐怕凶多吉少, 但是修女依然堅持, 她把孩子們交給其他人, 自己

就沿路攔車, 每個人聽到她的目的地都搖著頭說不想去送死, 終於當修女喊到三倍價錢時, 有人願意載她, 不過

條件是只到城鎮的外面. 他們連夜趕著路, 在天快破曉時, 來到城鎮, 司機在老遠就停車, 放下修女, 頭也不回地

調頭開走. 修女一個人走進城鎮,原本整齊的街道早已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令人作嘔的臭味, 瓦礫堆中的屍體, 及

成堆的廢棄物, 她掩著鼻子往鎮裡走, 她一定要找到Roy, 一個孩子都不能少.

 

      Roy在昏睡中被手電筒驚醒, 從他被抓到現在什麼都沒吃, 早已快餓昏了. 他睜開眼睛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

是修女, 後面跟著一票兇狠的游擊隊, 是抓他來這兒的人, 雖然他不喜歡修女, 但是在這樣的狀況下看見一個認識

的人總是好事. 他本以為修女會像以前他逃走一樣責備他, 沒想到修女只是伸手撥撥他的頭髮, 從口袋拿出一點

口糧給他, 他狼吞虎嚥地吃了下去. 修女站起身來, 和游擊隊的首領交談, 聲音很小, Roy只聽見什麼交換之類的

話, 最後首領終於點頭, 他不明白什麼意思. 只看見修女又蹲下身在Roy面前, 把自己脖子上的十字架掛在Roy身

上, 把他抱在懷中, 輕輕地對他說: " 你先走, 出去之後就往太陽出來的地方走, 很快就可以找到大家了, 我會儘快

趕上你的. " 話還沒說完, 兩個游擊隊員就強拉開他們, 架著Roy把他推出門外, Roy回頭看修女沒有跟上來, 他走

了一天, 終於遇到其他人, 他們在邊界等了兩天, 修女始終沒有趕上他們.

 

 

      二十年後, 這個國家的戰局又再次陷入動盪, 原本平息多年的反叛勢力又再次蠢蠢欲動, 新聞不斷地傳來

叛軍游擊隊佔領各個大城的消息, 百姓都人心惶惶, 紛紛準備逃難, 而唯一的出路就是越過邊界進入保護區內.

因此成千上萬的人開始逃難, 然而沿路上叛軍早已設置了關卡, 每個人頭, 無論男女老少, 通行都要繳出天價

的費用, 一般人根本無力負擔, 因此許多窮人只能擁擠在關卡前, 望著那些有錢人通行, 苦苦哀求卻依然不能通過.

人群中只見一個母親抱著孩子, 因為只付得出一個人的通行費, 就被游擊隊打倒在地, 她試圖要闖過去, 她知道這是

唯一的活路, 游擊隊不耐煩, 凶狠地把她手中的孩子奪過去, 他們殘忍地把還在襁褓中的小孩像玩具一樣拋來拋去,

完全不去理會那個母親歇斯底里地吶喊, 然而像發瘋一樣聲嘶力竭的叫喊聲沒有阻止他們, 也沒有激動周圍的人,

長期的懼怕使他們視若無睹, 不敢作聲. 在那個母親快昏闕過去的時候, 一個聲音從人堆中傳來: "快停下來, 我幫

她付!!" 聲音是從關卡的另一頭傳來的, 這個人他穿著整齊的西裝, 一副生意人的打扮, 他剛剛才通過關卡去而已.

話還沒說完,游擊隊們紛紛舉起槍來指著這個人, 一下十幾支AK抵著這個人的胸口, 他跪在地上雙手高舉, 用頭指

指自己手上的手錶, 說要交換那個孩子的通行, 又掏出身上所有的錢, 他們依然沒有點頭, 最後這個人抬起頭, 咬著

牙說說: "那我代替他,你們放那個孩子過去, 我願意做任何事." 周圍人沒有任何聲音, 他們不可置信竟然有人放棄

唯一求生的機會. 游擊隊首領瞪著那個人的眼睛, 沈默了許久, 終於示意其他人把孩子還給他的母親. 那個媽媽欣喜

若狂, 抱著孩子親了又親, 又俯身在那個人的腳上親了又親, 要答謝他的救命之恩. 那個人只是微笑地從脖子上解下

一條十字架的項鍊, 交在那個母親的手中, 說:" 我只是效法那個曾經救過我的人而已. " 說完, 游擊隊就把他拖走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草率的一個故事,  只是先記下來, 免得忘記, 發現故事還是需要用對話敘述比較簡單, 像這樣的敘述實在詞不

達意, 真希望有善心人士可以幫我重寫過.

 

      記得去參加天國文化特會時, 聽見Heidi Baker宣教士分享她怎麼去尋找一個一再逃離的孩子回來, 那樣的

愛讓我感動. 今天在讀經時, 讀到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 突然很被激動, 對於耶穌來說, 一位聖潔沒有瑕疵的神

要來到這個充滿罪惡, 骯髒, 污穢的世界是多麼難受, 他是為了愛我們每一個人, 願意犧牲自己代替我們承擔那

刑罰, 以無罪的代替有罪的, 在思想的時候神好像就把這個故事放在心中, 我們把神的愛給出去只不過是回應效法

那位曾愛我們到一個地步甚至願意捨命的神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kaku 的頭像
yukaku

十架的兩端

yuka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